从小鸟伏特加到俄罗斯足球

2020-06-21 16:20admin

相信不少人都看过网络平台上爆火的喝小鸟伏特加视频,无论是层出不穷的模仿俄罗斯人喝酒吃肉视频,还是在关于诸多恶搞苏联视频下齐刷刷的刷“乌拉”,也或许是因为在国际事务中俄中这暂时的亲密关系,至少民众们对邻国战斗民族总持有一种莫名的好感,随着中俄关系的不断升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萌生了俄罗斯伏特加、棕熊乃至是足球文化都有着雄厚的兴趣。

美俄中三个国际事务中最有话语权的国家,无一例外国家足球实力都没能达到与综合实力相媲美的高度,当然相比较于中国足球持续不景气,尚且参加过十届世界杯的美国足球也是因为爆冷才无缘最近一届世界杯决赛圈,而俄罗斯则是参加了过往八届世界杯,在本土他们甚至闯入了八强。对于俄罗斯足球历史来说,从苏联时代到如今,不关乎国家队成绩如何,足球还是在这片高纬度大陆上迸发着火热的激情。

在本土世界杯期间俄罗斯人推出了励志电影《最后一球》,讲述了俄罗斯国家队队长的主角在罚丢关键点球后,球队失败球迷斥骂,心灰意冷的男主从此退出足坛,却在一支地方小球队的邀约之下重拾信心,面对球队的内忧外患,政府的质疑与无视,甚至是球场上各种黑幕与潜规则,男主最终带领这支默默无闻的小球队逆袭闯入决赛。看似励志影视作品的俗套剧情,但不也正是俄罗斯足球发展的影子。

在甚至能与美国掰手腕的前苏联时代,战斗民族的足球也在20世纪中叶达到巅峰:1960年欧洲杯冠军、1964年欧洲杯亚军、1966年世界杯殿军、1968年欧洲杯殿军、1972欧洲杯亚军,甚至在1988年苏联人还斩获了欧洲杯亚军和奥运会金牌(决赛击败巴西),但这也成了苏联足球最后的辉煌,随着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乌克兰等国的优秀足球人才的流失使得苏联昔日足球荣光便不复存在。

苏联时代的告别,迎来崭新的俄罗斯时代,过去旧的足球体制必然不适应当代发展趋势,而计划经济下主导的体制足球越发暴露缺憾,也正是因此俄罗斯足球在解体后的十几年下滑十分严重。2001年俄超这个名字才算是正式登上舞台,也预示着俄罗斯人决定大刀阔斧改革足球的信号,但改革必然面临着反复与动乱,从体制足球立刻转变为市场化足球似乎很难一蹴而就,假球、黑哨、赌球等等负面因子随着市场大门一开涌了进来,体育管理部门的贪污腐败几乎成为了无法彻底根治的全国性问题,而最主要的是经历了与美国的军备竞赛后,元气大伤的俄罗斯在经济上丧失了活力,这也导致国内足球市场颇为冷淡,失去了吸引力的俄超无法纳入世界级球星,关注度下滑严重。对于民众来说,从苏联辉煌时代到俄罗斯时代一度接连无缘世界杯,成绩上的陡然下降使得越来越多民众不再关心足球,即便是俄罗斯疯狂的球迷们营造了俄罗斯足球氛围浓郁的假象,但对于地广人稀的俄罗斯足球来说,东部与西部之间、城市与郊区之间的足球开发程度简直是天壤之别。

bob网在普京时代,想要重新恢复影响力的俄罗斯人也想在足球上有一番作为,推翻体制足球的市场化改革必然要经历无数挫折,但这必然是足球良性发展的大趋势,在经济复苏和大力打击腐败、赌球等恶性事件的同时俄超仿佛也有了新生机,即便离着五大联赛的品牌影响力还有相当长的距离,但国内联赛健康与否从来都是一国足球繁荣的写照。如今的俄罗斯足球振兴,面临着的不仅仅是如何振兴国内足球市场,使得俄超摆脱养老院的窘境,如何规划青少年足球和草根足球的发展,也成为一道不可逃避的难题,坐拥足球人才的俄罗斯人想要走向复兴,能够彻底解决区域之间足球学习比赛条件的差距,使得青训优势不在局限于圣彼得堡和莫斯科这样的大城市,如此俄罗斯足球或能重现辉煌。

对于当下有着深厚友谊的中俄两国来说,从体制足球到现代足球,伴随着痛若切肤的艰难,但如何能够将足球纳入健康的经济产业体系,如何解决青少年足球的长期颓势,两国振兴之路有着莫名的相似。


bob体育:本文章来源与网络如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