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好身体,怎么上前线?杭州医生们用足球致敬抗疫天使-bob下载

2020-06-17 18:38admin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杨渐

bob网

穿上白大褂,他们是守护生命的医生;穿上球衣,他们是挥洒汗水的球员。

5月24日,一场特殊的足球赛在艮山102足球场打响。这场名为“抗疫天使”杯的五人制足球邀请赛是由浙江省人民医院组织发起的,参赛的16支球队中有14支是杭州各大医院组建的代表队,剩下两支队伍里,一支是杭州医学院代表队,另一支是浙江省卫健委组建的“扁鹊队”。

别看参赛球员八成以上都是医生,但比赛踢得却一点也不“养生”。16支队伍顶着30℃以上的高温,在一天内决出冠亚季军,前八名的队伍要连踢4场球。这样的比赛强度连职业足球运动员也吃不消,但穿上球衣的医生们都顶了下来。

“想当医生不仅得有好医术,还得有个好身体。”赛事主办方浙江省人民医院足球协会会长王彬说,举办这次比赛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致敬杭州援鄂医务人员,另一方面也希望通过球赛,鼓励医务人员在业余时间多运动、多健身。

主力缺阵替补顶上,微信群里演练战术

夺冠全靠不放弃、拼到底的精神

这次比赛的冠军被浙江省卫健委组建的“扁鹊队”斩获,说起夺冠经历,队长吴家道感慨不已。“一天四场,好久没有这么疯狂过了,22条老迈的腿硬是战到了最后。”

1997年开始看球、踢球的吴家道,算是一个老球迷了,如今年近40的他,只能保持着每周踢一场球的出勤率了。“年轻的时候踢得比较疯,现在有点踢不太动了。”

吴家道说,这次参加比赛的队员都是和他差不多的同龄人,“我们队的平均年龄应该是所有队伍里最大的,在体能和身体对抗上要稍微弱一点。”更让吴家道担忧的是,这次比赛大部分主力队员都无法参加。“我们球队的一些主力,都是从各大医院抽调过来,但这次比赛他们都要代表自己医院的球队出战。”

曾经的主力队员变成了场上的对手,吴家道只能找些替补队员顶上。“这次的队员都是从各机关和直属单位选出来的,也想着趁着比赛考察下他们的水平。”不过,由于工作繁忙,一直到比赛开始前,吴家道和队友们都没时间练一练,磨合磨合新阵容。

“我建立了个微信群,大家在比赛开始前讨论了下比赛时的战术。”吴家道和队友们商量出的战术就是打防守反击,“我们排了个301的阵型,前场放一个前锋,其他人都在后场防守。”

靠着这样的战术,吴家道的球队成了失球率最低的队伍。当天上午的两场比赛踢完,他们如愿晋级四强,不过到了下午,新的挑战又来了,“因为要加班,有的球员上午踢完就走了,下午我们只剩下7名队员在场了。”无奈之下,吴家道只能安排体能好的队员,在场上多客串几个位置。

没想到这一换,却带了意想不到的惊喜。“我们队里一名球员,从后卫踢到前锋,最后换到守门员的位置,结果他守得非常好,上场后一个球也没丢。”

吴家道坦言,夺冠固然值得欣喜,但这次比赛的收获却远不止这些。“比赛不仅是身体和技术的比拼,还有意志力和精神bob的对决,说实话当时真的很热,人也很累,但冠军就在眼前,所有人都想着再拼一拼。”

虽然吴家道已经累得脚下发软、嗓子冒烟,但他嘴里却一直不停地喊着“好球”、“加油”,以此来鼓舞队友的士气。“这也让我想到了抗疫一线勇士,他们在巨大的危险和困难下,坚持到了最后一刻,这次比赛也是向他们致敬。”

援鄂56天里,时刻承受巨大压力

足球是最好的宣泄方式

在全部16支参赛队伍里,有9名医生曾奋战在抗疫一线,其中6人还是援鄂医疗队的一员,浙江省人民医院放射科医生俞亮就是其中之一。

2月4日,俞亮作为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员赶赴武汉抗疫,“刚开始还是比较担忧的,因为我工作就是给新冠患者做肺部CT检查,感染的风险还是很高的。”

担忧前路未卜的俞亮,在临行前给妻子留了一封“遗书”,把自己的“后事”都交代的仔仔细细。“我把银行卡和炒股账户的密码全都写下来,还把之前偷偷藏的小金库也上交了。现在想起来真后悔,这下想干点啥都要向老婆申请。”

俞亮笑着开起了玩笑来,但在武汉的那些天,他却一点也笑不出来。“穿着防护服,一天下来全身上下全都湿透了”相比身体上的疲劳,俞亮精神上承受的压力更大。“一方面是看着那么多的患者遭受病毒的折磨;另一方面,每次进入病房也会忍不住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感染。”

援鄂的56天里,压抑和烦躁一直困扰着俞亮。“以往在工作和生活中,我也会遇到心情不好的时候,只要去踢次球,畅快地流点汗,发泄出来就好了。”

从上初二那年开始踢球后,足球就成了俞亮宣泄负面情绪和压力最好的方式。“以前一周最少踢个两、三次,现在基本一周一次,即使再忙至少保证半个月踢一次。”俞亮说,最初家人并不支持他踢球,每天踢球回来都会抱怨几句。“主要是踢的比较晚,经常半夜才回去,另外就是担心我会受伤。”

如今,家人们已经接受了俞亮踢球的爱好,也越来越理解他的坚持。“我们做医生的工作强度挺大的,有时候一台手术就要好几个小时,一天做个好几台,要是身体素质不够好,根本吃不消。所以对我们医务工作者来说,运动锻炼还是很重要的。”

俞亮说,踢球就是他选择的运动方式。“我们医院这一方面做的还算比较好,足球协会有三、四十名医生,经常一起踢球。不喜欢踢球的,还有排球、羽毛球和乒乓球可以选择。”

作为球队的前锋,得知这次比赛后,俞亮第一个报名参加。当然,他的表现也很棒,4场比赛攻入6球,成为队内的最佳射手。“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拿到冠军,只拿了个亚军,如果明年还举办的话,希望能拿个冠军。”

4场比赛进了11球,金靴得主外号“七院C罗”

全身酸痛的像被5个人围殴了一顿

身穿7号球衣,胸前印着皇马队标,这可不是前皇马球员C罗,而是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医生沈志华。他是这次比赛的金靴得主,4场比赛里打进了11球,平日里队友们都喊他“七院C罗”。

“我是2002年上的大学,跟着同学一起看韩日世界杯,后来就喜欢上了足球。”沈志华在他们球队里球龄不算长,但技术却是最好的之一。“我是踢边锋出身的,速度比较快,算是我的优势吧。”

不过,对于“七院C罗”这个称号,沈志华有些受之有愧。“我穿7号球衣,也比较喜欢C罗,大家开玩笑就这么说着玩的。”这次能得到金靴奖,沈志华直言是运气比较好。“五人制比赛场地比较小,攻防节奏快,要不停的拼抢和奔跑。”

进球的喜悦和兴奋,让沈志华在场上忘记了疲倦,不过隔了一天之后,他就感受到了真正的痛苦。“第二天醒过来全身酸痛,特别是腰部和手臂,就像是被2个人按着打了一顿。午休过后更严重了,像是被5个人围着打了一顿。”

当兴奋和酸痛全都消退,足球带给沈志华的快乐一直没变。“踢足球对我来说,不仅可以强身健体,也是情绪释放的途径。同时,踢足球也是跟朋友和同事们交流情感的社交方式。”沈志华说,每周他都会和医院同事们一起踢踢球、聊聊天,时不时还约上别的队伍来一场,让他认识了不少爱踢球的新朋友。

“足球的爱好让我们聚在一起,希望能一起踢到老。”虽然身边踢球的朋友很多,但新面孔却很少。“现在踢球的人里,以70后、80后为主,年轻人很少见到。就像我们队里,最年轻的都是1987年出生的了。”

让沈志华欣喜的是,这次的比赛里,他看到了不少年轻的身影。“听说最小的一位球员是1997年出生的,还有好几个是95后。”沈志华希望通过这次比赛,能让更多的年轻人喜欢上足球。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bob体育:本文章来源与网络如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