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翔是体育官员唯政绩化的牺牲品

2020-06-12 17:39admin

  

  作者:张培

  

刘翔是体育官员唯政绩化的牺牲品

  运动员刘翔 资料图片

  中国田径在北京奥运会上只贡献了2枚铜牌,而且还出现了刘翔退赛事件,成绩不理想。不过,有着国际田联高级讲师身份的中国田径队总教练冯树勇在承认“刘翔事件”是整个训练和保障团队出现失误的同时也强调,即便是刘翔没有受伤,在面对古巴小将罗伯斯时也不能说“百分之百地有夺金把握”。冯树勇强调,事实上刘翔一个人并不能改变整个中国田径队乃至整个亚洲田径的不景气。(4月15日《广州日报》)

  这是田管中心官员自去年8月份“刘翔事件”后首次向媒体和公众承认工作中存在失误,一方面,刘翔或能“沉冤昭雪”,另一方面,也让民众认识到体育职能部门管理的疏忽。从当前看,刘翔“退赛门”的影响已渐渐为人所淡化,但不可否认的是部分人仍对刘翔退赛表现出道德质疑,而冯树勇的公开解释能从多大程度上纾缓事态的发展目bob前尚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刘翔的退赛绝不是“自作主张”,更不是刻意而为。

  最新的注脚是,国家体育总局运医所所长、奥运医疗保障首席专家李国平在近日的一次培训会上披露,刘翔的脚后跟钙化点病症早在2005年就被发现,李称“刘翔的跟腱腱病最早发现是在2005年,我们在此后几年中不断提出了建议,但并没有引起刘翔的训练和保障团队的足够重视,他最终出现了腱病和钙化点,从而引发他在北京奥运会退赛。”

  像刘翔这样的高水平运动员理应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但正如冯树勇所言,导致中国和亚洲田径水平不高的原因除了运动员不具备高水平的技术基础外,更多的是身体素质上有天生的缺陷。黄种人在田径场上的吃亏十分明显,由此刘翔之于中国田径的价值可见一斑——不仅是金牌的数量级,更关乎田径项目的集体尊严。每逢国际大赛,派刘翔出征成为获取金牌的必要保障,这其中重中之重是奥运会。有了雅典奥运会两枚金牌的不俗成绩,北京奥运会自然要更上一层楼。而对于110米栏这样的短跨项目,国际竞争尤为激烈,频繁的“以赛代练”是水平维稳的重要手段。即便是年纪轻轻就夺得“大满贯”的刘翔也不能例外,对于体育总局来说,可能只看重奥运会,而对于专业体育队而言,单项锦标赛和洲际运动会都必须有所顾及。压在刘翔身上的担子绝非仅有四年一次的奥林匹克运动会,还有各式各样的例行比赛。最新的消息是,刘翔因身体恢复原因将缺席今年在柏林举行的世界田径锦标赛,而代表家乡上海参加十一届全运会。

  即使是养伤期间,刘翔也时刻不忘组织交给他的任务,或许这是责任心的体现,或许这是99%的中国运动员都会选择的做法。但不管怎样,事实是,越来越多的运动员还坚持或被迫坚持“轻伤不下火线”,“三从一大”被视为搞好“举国体制”的金科玉律甚至是唯一出路。市场化改革至今,各项法制建设日趋完善,可相关部门仍固守死规,抓住老一套不放手,缺乏锐意改革的决心和手腕,不得不说这是件令人遗憾的事情。具体到“刘翔事件”上来,田管中心在bob网明知刘翔脚腱出问题后,为何不及时采取相关措施进行治疗,而又为何一拖再拖直至家门口遗憾退赛?到头来既伤了运动员的心,又伤害了全国人民的感情,金牌也打水漂。不是“多赢”而是全面溃败。

  至于冯树勇所说的,即便刘翔未伤在面对古巴小将罗伯斯时也不能说百分之百有把握夺金则像是在打事后圆场。冯总教练对于形势科学严谨的估测是值得赞扬的,但作为一个中国田径队的当家人在今时说出自灭威风的话却又是不对的。试想,如若不是刘翔被伤病耽搁,至少能在场上和罗伯斯一较高下,断不能因为古巴人在奥运会前状态好的惊人并且打破了世界纪录而因此胆寒。依刘翔的性格,是决然不会相信“失败的泪水”的,也只有在脚疼得只能匍匐穿越十道铁栏时,才会说“不”!

  中国田径把刘翔当做“遮羞布”,等刘翔透支青春后,又开始重新寻找下一个“信仰”,这背后是体育官员唯政绩化思想在作祟,一日不破除,一日不能迈向体育强国!毕竟评价体育强国的标准不仅仅是金牌数目。


bob体育:本文章来源与网络如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